孙正义,什么是贡嘎?,徐福记

admin 2019-04-16 阅读:139

文 | 星球研讨所

关于大都我国人而言

贡嘎

并不是一个了解的通辽冯某存在

许多人或许都没有听过它的姓名

更不知道它身在何方

可是当你翻开一幅我国地图

找到海拔冯忠福7556米的贡嘎

你会发现

在它以东

人口稠密、城市富贵

名山大川也不过两三千米之高

处处呈现着人世烟火

(贡嘎以东山岳,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

在它以西

青藏高原赫然耸立于地表

包含了世界上绝大部分的

7000米级、8000米级山峰

人烟稀疏,雪峰树立

一派雪国仙境

(除天山主峰托木尔峰以外,地球上一切海拔超越70胡丽琴00米的山峰都散布在青藏高原,贡嘎是最靠东的一座,这儿仅标示部分首要山峰;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

贡嘎

就坐落两者的分界线上

横跨仙境人世

(贡嘎方位图,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

是的

横跨仙境人世

这正是贡嘎最大的魅力

它体现为三个方面

每个方面都会让你对它刮目相看

Ⅰ 冰雪天梯

6500万年前

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磕碰

青藏高原开端隆升

并不断向东方揉捏

而坐落东方的扬子板块

却坚守不让

两者相接之处大地拱起

一系列极高山呈现在

青藏高原四川盆地的交界处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航拍青藏高原群峰与四川盆地,最高者为贡嘎,摄影师@姜曦)

其间最为耀眼者便是

贡嘎峰群

(从西昌机场上空拍照贡嘎,摄影师@7556米)

它由北而南一字排开

有如一组巨大的“屏风”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贡嘎峰群全景,拍照于黑石城,摄影师@天书,标示@风沉郁&张靖)

在夏日

“屏风”阻挡了

一路穿越我国内地而来的东亚季风

南亚季风

也透过横断山脉的沟谷吼叫而来

两大季风在贡嘎交汇

(东亚季风和南亚季风对贡嘎的影响暗示,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

山地间云量大增

云海频发

(田海子山云海与布罗肯现象,俗称“佛光”,摄影师@姜曦)

旗云、帽子云等特别云

也层出不穷

(贡嘎帽子云,摄影师@南卡)

所以

即使夏日温度比冬天更高

但由于季风带来的足够水汽

再加上足够高的海拔

贡嘎雪线以上的降雪反常充分

年降水量可达3000毫米

以1:10的份额换算

相当于抱负状态下的积雪深度

30米

这些积雪不断压实

构成冰川

与气候酷寒、降水稀疏的“大陆型冰川”asiantube不同

贡嘎冰川相对温暖、降水充分

被称为“海洋型冰川”

(贡嘎小贡巴冰川,摄影师@善友;降雪量是按雪消融成水后丈量的,还原成积雪深度要乘以7-15不等的系数)

现在

贡嘎区域具有冰川76条

冰储量24.6立方千米

依照体积核算

相当于三峡水库总库容量的

62%

(贡嘎现代冰川散布图,根据@张国梁《贡嘎山区域现代冰川变化研讨》,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底图@Google Earth)

如此巨大体量的冰川

从最高海拔7556米处

直奔最低海拔2979米处

中心相差4500多米

好像一道道接天连地的“冰雪天梯”

(海螺沟冰川卫星图,数据来历@第2次冰川编目,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底图@Google Earth)

海拔高处白雪皑皑

一片纯洁

(贡嘎主峰西南方向的一座卫峰,因冰雪掩盖而山体浑圆,摄影师@岩羊野外)

冰川沿着山沟

弯曲下泄

(磨子沟冰川,摄影师@善友)

遇到峻峭的坡谷

还会构成冰瀑布

(海螺沟大冰瀑布,摄影师@仇梦晗)

贡嘎东坡的海螺沟大冰瀑布

是我国已知最大的冰瀑无限恐惧之淫皇布

落差高达1050米

气势磅礴

(海螺沟大冰瀑布,摄影师@姜曦)

冰崩雪崩也是随时发作孙正义,什么是贡嘎?,徐福记

特别是夏秋时节

小型冰崩雪崩每天可达上千次

天籁轰响扣人心弦

(贡嘎北坡的雪崩,摄影师@自在之巅&加号文明)

一边向下奔腾

一边新的冰川还在很多发生

雪从天空降下、从山体滑落

集合在山间凹地

构成巨大的粒雪盆

这儿正是冰川的补给站

(勒多曼因峰的粒雪盆,摄影师@善友)

强壮的补给

使得贡嘎冰川的活动速度

最大可达205米/年

而一般大陆型冰川年流速不过几米到几十米

快速活动的冰川

发生了强壮的腐蚀才干

能够将岩体磨平、磨光

或许刻出槽痕,直至破碎崩溃

(海螺沟观景台对面的磨光壁,摄影师@李伟/我国科学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灾祸与环境研讨所)

冰川要挟着碎石一起向下

颜色也益发“接地气”

“仙境”的白色逐步削减

凌乱的土色越来越多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海螺沟冰川,以画面下方的人作为参照物可知冰川规划;冰川外表的沙石被称为表碛q;海洋型冰川因温度高,流速快,会剧烈腐蚀山地,夹藏泥沙,构成很多掩盖于冰川之上冰碛物,给人一种“脏”的感觉;摄影师@仇梦晗)

在贡嘎西坡小贡巴冰川的结尾

冰川外表已孙正义,什么是贡嘎?,徐福记经彻底被土石掩盖

形如一条有着护栏的“高速公路”

(小贡巴冰川,结尾简直悉数被冰碛物掩盖,有显着的表碛与侧碛,冰川结尾融水会聚还构成了数个冰碛湖,摄影师@岩羊野外,标示@风沉郁)

东坡海螺沟冰川河北梆子陈春演唱会的结尾

更是伸入绿色的“人世”长达6千米

这是一片由峨眉冷杉组成的亚高山针叶林带

冰川与森林共存

构成了罕见的

冰川森林

(海螺沟冰川结尾,两头为森林,近处沙石掩盖的是冰川,摄影师@蔡敏)

当冰川抵达如此低的海拔

也使得它们十分简单被人挨近

冰川在太阳的雕塑下

呈现千姿百态

消融的冰裂缝夹着巨石

(海螺沟冰川冰裂缝,摄影师@金闪闪的我)

▼玉女心惊

广大的冰洞

形如冰宫之门

人类观赏者现已接连不断

(海螺沟一二号冰川集合处,摄影师@谭骏吉)

当冰雪天梯建立完毕

贡嘎还要为咱们呈现

360无死角的天庭观景台

Ⅱ 天庭观景台

贡嘎主峰具有四条大型冰川

别离坐落东、北、西北、西南四个方向

在它们的腐蚀下

主峰呈现为一个四棱锥体

包含四个壁面、四条山脊

不同的壁面和山脊

景色各异、殊为不同

(贡嘎主峰地形图,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底图@Google Earth)

另一方面

贡嘎作为最靠近东部的7000米级山峰

假如以它为中心画一个圆

你会发现方圆600千米内

贡嘎的海拔无山能及

(贡嘎周围山岳散布,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底图@Google Earth)

这样的高度

再加上相对简单挨近

贡嘎让咱们有了更多从人世仰视的时机

它的观景台多到能够盘绕一圈

从不同的方位瞭望

又能够看到不同的壁面和山脊

景象丰厚度大为提高

(贡嘎周围部分观景台散布,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底图@Google Earth)

牛背山轿顶山峨眉山等处

能够瞭望贡嘎东壁

日照金山、云海蒸发

磨子沟冰川有如一把弯刀

(从牛背山看贡嘎,摄影师@山风)

康定机场

能够看到贡嘎北壁

飞机在雪山下起降

巨大的贡嘎呈现出完美的金字塔形

(从康定机利路通航空插头场看贡嘎,摄影师@小队长)

远在100千米外的剪子湾山

还能够一起看到贡嘎的北壁西北壁

(剪子湾山318国道看贡嘎,摄影师@小队长)

子梅垭口那玛峰等地

则能够一起看到贡嘎的西北壁、西南壁

(从海拔5588米的那玛峰瞭望贡嘎主峰,摄影师@桂圆)

在不同观景台马志华

贡嘎的卫峰也相同精彩耀眼

比如在斯丁错邻近看到的嘉子峰

(摄影师@嘉楠)

从子梅垭口看到的朗格曼因

(朗格曼因,摄影师@高江峰)

最杰出的则是从四川盆地仰视

在四川蒲江县

即使现已是160千米开外

贡孙正义,什么是贡嘎?,徐福记嘎山形仍然巨大高耸

(从蒲江看贡镣铐女囚嘎,摄影师@向文军)

而在230千米外的成都市区

贡嘎更是缥缈天边间

(从成都市区看贡嘎,摄影师@王马彬)

除此之外

还有其他一种特其他观景台

即由冰川发明的湖泊

散布于贡嘎各个方向

(冷噶错,摄影师@邓飞)

在湖泊的反照中

贡嘎或霞孙正义,什么是贡嘎?,徐福记光四射

(冷噶错,摄影师@王刚)

或云雾翻腾

(冷噶错,摄影师@逸思)

或一排雪山纵队团体出镜

一目了然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冷噶错,摄影师@桂圆)

当咱们在人家庭电梯价格间仰视

一群生命也已进入雪山脚下

Ⅲ 笔直花园

强壮的冰川运动

在贡嘎切割出各种沟谷

如海螺沟、燕子沟、磨子沟等等

(贡嘎沟谷散布,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底图@Google Earth)

沟谷的海拔大为下降

许多只要2000米左右

(海螺沟冰川塑造出巨大的U型谷,可见力气之强,摄影师@神仙也庸俗)

沟谷中还发育出许多河流

如田湾河、磨西河、榆林河等

(田湾河中的海子盼望海,摄影师@姜曦)

地下水则被活泼的地质活动加热

在雪域构成很多孙正义,什么是贡嘎?,徐福记温泉

(贡嘎山下的泉眼,摄影师@姜曦)

另一些泉流带来很多钙质沉积

构成五颜六色的钙华景象

(泉华滩,摄影师@张扬的小强)

这些流水大部分都会汇入

贡嘎东侧的大渡河

这儿与主峰相距只要29千米

却处于海拔只要1000米的亚热带

两者高差超越6000米

(贡嘎的笔直地带,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底图@Google Earth)

这让贡嘎具有了非裸扣门常典型的笔直天然带

东园禾诗坡天然带数量多达7个

西坡则有5个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贡嘎的笔直天然带,根据1999年钟祥浩/张文敬/罗辑《贡嘎山区域山地生态系统与环境特征》,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

正所谓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

(海螺沟,对面为三连峰,摄影师@周华明)

山沟中气候暖湿

森林茂盛

(海螺沟,摄影师@木西)

棕榈树也甚为常见

(海螺沟的棕榈树,摄影师@周华明)

花岗岩为主的山体

加上绿树彩叶、瀑布飞流

似乎置身于东部名山之中

(燕子沟,摄影师@姜曦)

再往上

鳞次栉比的高山栎(l)

挂满了松萝

(贡嘎高山栎林,摄影师@邹滔)

就连海螺沟海拔4000多米处

两岸也被绿色植被占有

(海螺沟大冰瀑布邻近的绿色,摄影师@向文军)

丰厚的笔直天然带

使得贡嘎具有维管植物超越2500种

纷乱葱郁、百花争艳

有如“笔直花园”

这其间包含了很多远古物种

由于当冰期来暂时

生活在较高海拔的植物

能够向温暖的低处搬迁

当冰期完毕气温回暖时

又能够往凉快高处回迁

一下一上之间让陈旧物种得以连续

(生物流亡搬迁暗示,制图@张靖/星球研讨所)

例如木兰属植物

贡嘎不光将木兰保存至今

还诞生了贡嘎特有种

康定木兰

其花朵硕大

单个可达20厘米

(康定木兰,摄影师@邹滔)

其间一株树龄达400多年

树高数十米、胸径近2米

被人称为康定木兰王

每逢花期到来时

在皑皑雪山的映孙正义,什么是贡嘎?,徐福记衬下

灿若云霞

(康定木兰王,摄影师@邹滔)

贡嘎多样的天然环境

还为植物的分解发明了条件

是当今世界植物分解最明显的区域之一

杜鹃花属就多达68种

如紫色的雪层杜鹃

(雪层杜鹃,摄影师@善友)

淡红或白色的亮叶杜鹃

(亮叶杜鹃,摄影师@邹滔)

附生在其他树种上小企链的树生杜鹃

(树生杜鹃,摄影师@周华明)

贡嘎许多科的植物在全国占比十分高

(lio)全国约有120种

贡嘎有22种

占比18.3%

(数据引自《贡嘎山植被》,以下同;下图为苞叶大黄,蓼科,摄影师@逸思)

紫堇(jn)全国约200种

贡嘎有32种

占比约16%

(紫堇,摄影师@唐影妍)

报春花全国有约300种

贡嘎有超越30种

占比10%以上

(紫花雪山报春,摄影师@邹滔)

凤毛菊属占比也在逝世游戏潜入我国10%以上

雪莲以及它的近亲雪兔子

都是该属的成员k1325

(水母雪兔子,摄影师@邹滔)

其他

龙胆属绿绒蒿属

在全国占比也十分高

(第1张龙胆,摄影师@唐影妍;第2张全缘叶绿绒蒿,摄影师@善友)

还有许许多多的植物

千姿百态

桃儿七

(桃儿七,摄影师@邹滔)

流苏虾脊兰

(流苏虾脊兰,7月的贡嘎东坡分外湿润,茂盛的林下光线昏暗,但一团紫色分外耀眼,偶遇这丛流苏虾脊兰让摄影师不断拍照了一个多小时;摄影师@邹滔)

最为特得得坏其他植物则是一种藻类

约利橘色藻

它们附着在岩石上

将岩石染成赤色

(雅家梗的红石滩,摄影师@小队长)

约利橘色藻特别偏心

没有被其他生命“污染”的“童贞”岩石

而贡嘎冰川从“仙境”要挟下来的碎石

刚好满意这一条件

“新鲜”的石头一呈现

藻类就会蜂拥而上

染红沟谷

(燕子沟红石滩,摄影师@谭骏吉)

染红溪水两岸

(雅家梗红石滩,摄影师@周华明)

茂盛的笔直花园

又为动物的成长发明了条件

贡嘎的珍稀动物十分多

包含雪豹、狼、赤狐刘中擎、貉子、豹猫、水鹿等

(第1张为狼,图片源自@周华明;第2张为300多只岩羊组成的岩羊群,摄影师@邹滔)

这便是贡嘎

冰雪天梯

天庭观景台

笔直花园

它从前长时间被忽视

在藏地

它并不算闻名神山

在汉地

很多古人曾登临峨眉等很多蜀山

也一定能望见巨大耀眼的贡嘎

却都视若无睹

(语出自民国藏学家任乃强《西康图经•地文篇》)

“乃数千年来,汉人熟视若无睹也”

贡嘎现代意义上的探究认知

彻底由西方人敞开

从1877年起

西方探险家、动植物学家来到贡嘎

进行了很多研讨

(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拍照的贡嘎,发表于美国《国家地理》1930年10月)

1932年

美国人理查德波德塞尔(Richard Burdsall)

乃至和火伴一道完成了贡嘎的首登

(波德塞尔一行从北西山脊向木雅贡嘎主峰推动,发表于美国《国家地理》1943年5月)

我国人

先是在1930年跟从瑞士学者

中山大学地质学家李承三等人参加调查

他们命名了贡嘎区域的许多山峰

包含以孙中山之名命名的中山峰

以中山大学校长戴季陶命名的戴山

以副校长朱家骅命名的朱山

(中山大学调查队蓝多多来了一行地质组合影,海姆、李承三、徐瑞麟、古力齐等,源自A.Heim《Minya Gongkar》,转引自Radium《贡嘎山前期探险调查史》)

1935年

长征中的毛泽东

入住贡嘎山脚下磨西镇的天主堂

还享用了由传教士预备的一份西式早餐

但他仓促脱离

没有留下关于贡嘎的任何描绘

(天主教堂,摄影师@小队长)

直到1957年

新我国组成的登山队

才完成了我国人对贡嘎的初次登顶

(我国登山队登顶照)

今日

贡嘎仍是我国最具魅力的山峰之一

它攀爬难度极高

(2018年我国登山者李宗利、童水兵时隔61年再度登顶贡嘎,图片源自@自在之巅&加号文明)

到2018年10月

共有27人登顶,21人罹难

逝世率高达77.7%

( 2018年李宗利、童水兵登顶过程中拍照的贡嘎投射在大地上的巨大影子,图片源自@自在之巅&加号文明)

贡嘎也面临着许多难题

它的冰川正处于持续畏缩之中

海螺沟冰川撤退速度达20.5米/年

巨细贡巴冰川别离为2.5米/年、孙正义,什么是贡嘎?,徐福记1.25米/年

(嘉子峰冰川谷10年前仍是冰川掩盖之地,摄影师@神仙也庸俗)

人类所发生的废物

也在要挟贡嘎的生态环境

(上日乌且营地废物,摄影师@远山)

持续对贡嘎进行科学研讨

也许是有必要之举

只要正确了解它的美丽、它的宝贵

才干愈加尊重它保护它

这也是咱们的希望

愿贡嘎坚持它最美的容貌

横跨仙境人世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贡嘎远眺,田园、草场、村庄、雪山,摄影师@靳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