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六号围攻,青岛天气,ha

admin 2019-03-07 阅读:183

所有人都看得到的热土 塞北三朝之金一切都像极了10年前的中国

"TikTok上线印度之后,切中了印度人周末沐浴偏爱音乐和表演的喜好,迅速走红。"

出发印度前查阅媒体报道时,被这句话莫名戳中笑点。印度电影中说着说着话突然就跳起舞来的场景宛在眼前,极具画面感。

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像在国内抖音长期霸榜App Store一样,TikTok也长期霸榜印度App Store及Google Play。

而纵观印度移动互联网市场,除TT外排行榜前列也挤满了中国公司出海产品,有头条系的Vigo、Helo,YY系的Like、BIGO LIVE、Cube TV,专注做出海的工具产品SHAREit茄子快传,还有相对较为老牌的UC Browser等等。毫不夸张的说,在热爱音乐的印度人中,娱乐工具类应用中国互联网产品已经占据半壁江山,与另外半壁Facebook和Google进行着激烈角逐。

角逐在手机领域却早已尘埃落定。满大街随处可见的小米、oppo、vivo店面宣告了一切。据市场调查机构IDC统计,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手机三大品牌(小米、OPPO和vivo)在印度市场共占据了44.5%的出货量。除此之外,还有华为、荣耀、一加等国产品牌抢滩印度,他们共同拿下了印度智能手郭的秀高高机市场超60%的份额。打车叫uber时,也多次见到司机拿着小米或oppo的手机,虽然他们往往并不知道这是来自中国的手机品牌。

比较有趣的是,我的大锤子手机也成功吸引了几位司机的注意,饶有兴趣的问我是什么牌子,无奈只能简略解释一下是一家中国小公司做的,锤子,寓意是坚硬,砸烂一 切。不过台湾的同事也没有听说过锤子和罗永浩让我略有失望,老罗真的还需要黑猫男友的加油,从司机的反应来看,没准印度市场会很受欢迎。

事实上,除开孟买、德里等最大的城市,在更广袤的南亚大陆上,绝大多数印度人还没有一部智能手机。数据显示,目前印度国内的智能机普及率仅为22%,而包括Jio等印度石国鹏讲朝鲜战争全集本土手机企业依然在功能机市场大力菲比梦游仙境推广。就在2018年7月,他们最新发布的还是一款类似黑莓的手机机型,采用了一块2.4英寸的显示屏,配备了物理全键盘,由512MB内存和4GB机身存储组成,后置200万像素摄像头,前置30万像素摄像头,售价2999卢比,约合人民币289元。

同样相似的是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除了交通道路很差,印度的网路也很差,在孟买这种全国最发达信号最好的地方,4G网络也仅相当于国内3G的速度,更多的地方仍然还处于没网或2G时代。

一切都像极了10年前的中国。

中国在谈论经济发展时常用到一个词,"跨越式发展"。而印度互联网,是实实在在的跨越式发展,PC从未在印度真正普及,直接跑步进入移动互联网。

过去几年,伴随穆迪总理上任后给印度制定的计划,包括"清洁恒河行动"、"印度制造"、"数字印度"等,印度移动互联网市场飞速发展,呈现了17.2%的递增。除国际互联网巨头鏖战正酣,印度滴滴(Ola)、印度支付宝(PayTM)、印度头条(Dailyhunt)等也逐步成长为巨头。

一切都像极了10年前的中国。包括数十亿的人口规模,包括转型升级中的社会,包括每年平均8.0%的GDP增速,包括移动互联网热浪下新一波的机会。所韩加富有人都在期待。印度已经成为"所有人都看得到的热土"。

Welcome to India.

Incredible India 印度并没有"被妖魔化"

很多西方媒体在谈论中国时常用的一个词是,魔幻。北京上海等大都市中既岳松破了李小龙的记录有最洋气的摩天大楼最国际化的设施最先进的网络,另一方面广大的三四线城市和广漠的乡村还停留在非常初级的阶段。

而印度,可以说是魔幻的平方。因为政府治理等原因,印度城乡分界并没有中国这么清晰,所以往往在一片高楼大厦旁边就是一大片贫民窟,将信息更密集的压缩进了一个更小的时空。印度的官方旅游宣传口号恰如其分:Incredible India。

身处孟买北部普通街区,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发展迅猛的现代化国家。脏乱差是给人的第一印象——之前还想此次来印度破除一下国人的偏见和妖魔化,不成想被现实打脸。街边普通人居住的房子看起来都像自己盖的违章建筑,河流散发着恶臭,伴随着随处可见的垃圾与老鼠尸体,牛羊与野狗满地乱跑,堵车时总会有敲车窗来乞讨的大人或孩子……

德里最后一天的傍晚令人印象尤为深刻。我们坐着人力车穿梭在老城区中寻找餐馆,狭窄拥挤的街道上汽车、公交车、蹦蹦、人力三轮车、牛车、马车、摩托车混杂一团横冲直撞,车夫就在这样的缝隙中带着我们穿行,无数次我们距离身边的车辆只有几厘钥石怎么用米的距离,心都悬到了嗓子,害怕登上明天的印度头条——华人在印度德里闹市区车祸遇难。

当然,也不都是破败的所在,在孟买南部核心地带,基本都是当年英国留下的痕迹,维多利亚时期建筑,哥特式建筑林立,和任何一个大都市无异,夜晚,在西式洋楼下面,当地人的夜市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卖本土服装的卖特色小吃的toriblack还有书画袜子内衣等等,呈现出一种"混搭"的和谐感。不过即使在孟买这个"印度的上海"闹市区,也很少见到外国人面孔,印度的开放和旅游业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878年建成为纪念维多利亚女皇即位50周年而命名的孟买"维多利亚火车站"(现改名为贾特拉帕蒂希瓦吉终点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火车站,夜晚散发的红光更增添了一份鬼魅妖娆。140年过去了,车站仍在正常使用。这也让我能对印度最神奇的传说之一火车,能有一个一探究竟亲身了解的好机会。

和传说一样,车厢都是开放式的,没有门,如图所见,很多人半边身彩虹六号围攻,青岛天气,ha子挂在门外,而且车已经开起来了,还有很多人陆陆续续的跳上车胞组词,我仔细观察了下好像确实没有检票卖票的,当时差点心下一动就上车体验了。另外车厢是男女分开的(或者是有女性专列),像图中这样画着女性头像的就是女性专列,应该是为保护女性推出的专项措施,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漫步于印度,就像走在中国一个三线县城,杂乱而热闹。总体来说,走马观花的感受是,无甚新意竹筠传奇,抛开有些夸大恶搞的成分,印度大部分场景和国内说的相差不大,并没有"被妖魔化",这也让人略微有点失望。

熟悉又陌生的印度人

肥胖、狐臭、效率低下。在经历8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抵达孟买后,这三个词成为了近距离接触印度人后的第一印象。

不仅仅是因为飞机上邻座就是一位过度肥胖的印度大叔——因为过于肥胖,他甚至无法将自己塞进座位中,只能把两个座位间的扶手拿开,占据部分我本就狭小的空间。同飞机印度人中近70%体型也偏胖,25%左右过重,而这也符合印度整体国民肥胖比率。2017年数据显示,印度成年人口中过重的人数约1.8亿人,占印度总人口的五分之一,比法国、西班牙、英国的人口总数加起来还要多。

显然,这和他们的饮食结构有关。印度之行,中国人最担心或不满的也恰恰是饮食。他们的传统饮食中几乎没有"菜"这种东西。几天观察下来,普通印度人大多还保留着吃手抓饭的习惯,午餐基本是各种饼或米饭配着艳情咖喱蘸着吃,丰富一点的就是"不同形状的"碳水化合物制品,比如春卷、土豆块、玉米饼,配着"色泽不同的"咖喱蘸着吃,再高档一些的餐馆就会提供咖喱鸡、咖喱虾等食物,因为信仰和宗教原因,没有牛肉和猪肉。

另一方面,印度人饮食习惯都比较晚,早晨没有考究,午餐一般在当地时间下午2点半左右,晚餐则到了9点多,吃完基本到了睡觉时间。最后一点可能是在传统印度社会中还会有以胖为美的观念。在印度传统观念里,肥胖与社会经济地位连起了正相关性,印度人的位阶高低可以用肚子大小判断出来──在一群印度人之中,领头者很有可能就是肚子最大的那位,而丰腴的女性显然也更受欢迎一些。

当然,这些都是指相对较为传统的印度人,在五星酒店及我们此次参加的印度最大科技广告盛会ad:tech现场等商务场合的印度商务精英,身材和装扮都是非常西方式,发型和胡子非常有型,一身西装笔挺,很是精神。

狐臭不多赘述,很多人会说印度人因为常年吃咖喱,浸入了血液中,个人觉得李敖有话说视频全集玩笑成分大些,就像四川人常年吃辣,但也没有人说四川人闻起来很辣一样。主要还是因为种族体质,印度人虽然长得都黑,但人种上来说是白种人,体毛也很旺盛,所以有狐臭也不足为奇。

至于效率问题,在来到印度之前就看过念君思断肠很多讲印度人没有时间观念的文章,诸如说十分钟后来,大概会过一个小时,如果说要一两个小时,估计今天是不行需要明天了……自己的感受没有那么夸张,可能至多恒河边的人会如此。不过效率低或割阴曰不太靠谱却是真实的存在。比如机场缓慢的入境程序,接车宋奕佳司机晚点,因为和普通人接触还太少,感觉整体上还是热带地区人民通用的懒散。

几天不多的相处下来,印度人总体热情友好,没有偏见和敌意。绝大多数人对中国完全没概念,就像我们也并不真切了解他们一样。况且,整个印度有1600多种语言和十几种宗教,想搞懂自己都很困难。

这就是印度,割裂又统一,复杂又迷人,像中波波蓁国又不那么像。毫无疑问,只有长时间的,真正放下偏见的,去接触、去接纳,才能了解一个真实的印度。

Anyway,It'sfacu a rewarding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