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恺威杨幂离婚,城隍庙,华为P9

admin 2019-03-08 阅读:213

近几年,胡八一很忙,什么九层妖塔、寻龙诀,什么精绝古城、云南虫谷,全国打卡四处点“灯”,各路明星纷纷化身摸金校尉,全面攻占电影、电视和网络平台。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确实称霸天下,一时风刘恺威杨幂离婚,城隍庙,华为P9光无二。

不过,在改编《鬼吹灯》系列的创作大军里也出了个“异类”,从2017年的《黄皮子坟》到今年开年爆款超级网剧《怒晴湘西》,再到正在筹备的《龙岭迷窟嵇江良》,监制管虎带领万人骑与万人敌导演费振翔和7印象团队众兄弟,一路死磕《鬼吹灯》,大有拍不出点名堂誓不罢休的劲头。

事实证明,《怒晴湘西》火得有点出圈了:六神磊磊一时不写金庸改带头刷剧了;小伙伴们争着比谁敢大晚上一个人刷耗子二姑、谁敢吃着饭看六翅蜈蚣;连仙女小姐姐们都被带上道了,“原来《怒晴湘西》不是抗战剧啊”,“红姑娘和鹧鸪哨像极了爱情,红烧味狗粮真香”……

2年的时间,同一拨制作班底,作品成绩在豆瓣上提升了两分多,有点猛。这里面暗藏了什么门道,着实令人好奇,若娱君有幸采访了《怒晴湘西》的导演费振翔,为大家揭开提高成绩的独门密钥。

硬核拍法:别人熬鹰,他熬狼、熬鸡、熬猫……

提到费振翔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反应不过来他是谁,实际上,大批观众都看过他演的戏,他就是陈凯歌电影《霸王别姬》里小石头的扮演者。

出身梨园世家的费振翔,参演过不少影视作品,后来师从管虎,由演员转型导演,加入了7印象团队,目前已导演了《黄皮子坟》《外滩钟声》《怒晴湘西》等作品。一路走来,他走得很执着,执着于死磕《鬼吹灯》

《鬼吹灯》系列的迷人之处在于:见怪,见人,见奇闻异事。改编成影视作品,观众期待的就是那些颠覆想象的寻宝之旅,但要拍出惊爆眼球的视效画面,绝非易事。

“象山影城两个坑,十二时辰鬼吹灯”,拍《怒晴湘西》的时候,象山影视城就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调侃这两个剧拍摄有多辛苦。像开篇卸岭兄弟用蜈蚣挂山梯的场景,真的是武行兄弟挂在悬崖峭壁上实拍。

更硬核的是,剧中的狼啊、鸡啊、猫啊也都是实拍。其中,令广大观众看后心有余悸的耗子二姑一段,那只吃掉二姑耳朵的橘猫,献上了出色的“演技”,而费振翔也成了给猫“说戏”的“另类”导演

费导谈及这段拍摄经历时说:“有一段戏,从猫盯着镜头看,然后从房梁跳到耗子二姑肩头,一下子把她耳朵咬掉了,都是实拍。说实话,拍这么一长串戏,作为导演,跟猫聊怎么拍,陶崇斌你说猫能听你的么?没办武定三国法,我们就拍了好多天,想各种办法,比如给耳朵上抹上猫食,拍到最后猫都吃困了。”

除了猫,费振翔还让高伟光饰演的鹧鸪哨和真狼搏斗、驯服真鸡,“拍的时候,我们就是跟真的狼和鸡在那儿耗,结果把狼啊、鸡啊都给熬困了,而且那个狼还吃了我好几只鸡”。

问起为啥这些动物角色不全部做特效,费振翔rea沈美溪l耿直地秒回道:“没有钱啊。”

实际上,他是把钱都花在了刀刃上,《怒晴湘西》全片21集总共时长630分钟,其中特效镜头多达370分钟,超过了全剧的一半。作为一部网剧,这个数字有点惊人。

像剧中的精怪BOSS之一的六翅蜈蚣,仅是设计图就几易其稿,原著里虽然有描述文字,可究竟呈现成什么样子,没人知道。

费振翔说:“只能自己想,自己画。六翅蜈蚣一张嘴肯定有好多细节,关于这个设定,就一张一张地画,比如第一稿看着挺好,但缺点牙,加牙的话加什么形状的牙、是一排还是两排,这些都得靠想象力一点点添进去。”

六翅蜈蚣初版手一夜惊喜演员表稿

六翅蜈蚣细节图

剧中最终呈现的六翅蜈蚣

不光细节逼真,费振翔甚至还给这些动物精怪赋予了“人设”,拍摄现场他自己不惜还亲自上场演了回怒晴鸡,把神鸡面对鹧鸪哨的种种心理反应都诠释出来了,看得周边工作人员都激动坏了。

在费振翔看来,不管是六翅蜈蚣,还是怒晴鸡,都要给它们一个“拟人化的设计”,如此一来这些动物角色的设定才足够精细,由外到内地丰满起来,这样才能吸引人。

“外国人拍《功夫熊猫》《疯狂动物城》会给动物们以人设,让它们鲜活有性格,看起来就像自己身边的朋友。其实这样的手法,早在《西游记》里就有了,孙悟空、猪八戒、沙僧、白龙马都对着应嗔、贪、痴、疑的清晰设定,现在无非是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又用起来了。

硬核改编:段子金句老炮儿风,有燃有笑

《怒晴湘西》的一大神奇之处在于,大小角色花式圈粉。卸岭魁首陈玉楼帅中带萌,痞到刚刚好;搬山道人鹧鸪哨孤傲正直,撩妹于无形,甜出天际;军阀罗老歪酒色财气大满贯,可也有行走江湖的弟弟by人体骨架仗义和底线;红姑娘彪悍不输硬汉,可陷入爱情后的小女人姿态又可爱到爆棚……

当舍身救主的昆仑、乖巧善良的花灵、调皮任性的老洋人等配角相继领盒饭时,观众们简直满屏弹幕“悼念”,从走的第一秒开始想念。

很多读过原著的观众看完剧后,甚至爱上了不像小说里的陈玉楼。更有人给出“人物改编高于原著”的五星好评。

聊起改编秘诀,没想到费振翔给出的答案竟是:坚持自己在创作上的判断,做最适合影视化的改编。“拍《鬼吹灯》系列之前,我采访过很多看过原著的人,但采访完给我最大的帮助是也不能完全听他们的。”

看过《鬼吹灯》小说的人都知道,书中更多的是描写场景、事件,对人物的塑造相对“平”,如何在影像化改赵人乞猫编时让人物变得丰满起来,是一大难点。

“书中鹧鸪哨是个正人君子,很多冒险都是由他完成的,而陈瞎子陈玉楼就是一个口贩子,见人说千本共人话见鬼说鬼话,心机颇深。说实话,书中的陈玉楼并不是很讨人喜欢,但他又是卸岭的魁首,那么他一傻根恶搞定得是多面的,这也是我和潘粤明聊角色时达成的共识。

潘粤明是《鬼吹灯》的骨灰级“灯丝”,在拍摄期间提供了很多建设性意见,包括很多细微表情的处理,都是他们在片场碰撞出来的全新火花。

“有一场戏,猫出来把大家吓了一跳,陈玉楼一边说不就一只猫嘛,瞧把你们给吓得,一边回过身露出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的表情,这就是陈玉楼啊!”

细节的丰满,最终呈现出人物的多面,剧中的陈玉楼既是城楼上给难民们放粮的江湖义士,也是父亲面前孩子气的儿子,是外人面前死要面子的卸岭魁首,也是兄弟们值得依靠的仗义大哥,有awfull笑有燃,几大高光时刻看得人热血澎湃,甩了甩了!

剧中另一个改编幅度较大的角色就是罗帅罗老歪,从书中的“暴君”变成了一个让人又恨又爱的硬汉人物。

这个角色,导演也有自己的思考:“我们特别为他加了一场戏,就是拍他捡鸟屎,然后边捡边跟陈玉楼说以前家里穷,从鸟屎里掏粮食吃的段子。这是我们为他编的一个前史,很好地解释了他为什么拼了命找钱。”

奈何罗帅没文化,一个“妥”字闯天下——网友们还为语言风格鲜明独特的罗老歪编了顺口溜,因为他除了看见漂亮妹子主动搭讪外,平时人狠话不多,什么事聊开后就“妥了”,陈玉楼让他在众弟兄动身前讲两句,他憋了半天只说出“开拔”二字,自带老炮儿式幽默。

费振翔坦言生活中自己就是这样,说话时爱加点小包袱笑料,所以也为剧中角色添加了这种段子式对话,“作为创作者,把日常生活中积累的有趣的点融进来,团队和演员们也集思广益贡献好段子,这样才能让角色变得有意思,活灵活现,更生动,要不然就太死亲吻照片板了。”

在人物处理上,费振翔还坚持“有始有终”的原则。“这也是我跟管虎导演学习多年的心得,剧中每一个人物,都要做到有始有终,不能说我加了个辅助人物,拍着拍着不需要的时候也不交代直接消失。拍戏就像一帮人聚会,这个人没在屋你得问问去哪了,要让每一个人物,无论大小,都发挥他们的作用。”

所以,费振翔在剧中特别交代了花灵和老洋人的死,尽管书里没有特别详尽的描写。但他的改编总是基于原著,于是也导致了现在很多观众出于对角色喜爱的“怒晴后遗症”,大家喊导演为什么把昆仑那么早拍死了、为什么不让红姑娘和鹧鸪哨在一起,费振翔笑说:“小说erogen就是这么写的啊!”

以后还得盘《鬼吹灯》,好多观众都是“师父”

采访中,费振翔有意回避去谈拍摄的苦和难,因为在他看来,这都是应该的,“拍没拍过的事物,去没人去过的地方,虽然危险,但对拍戏的人来讲,这个都不太好意思说,就好比你是一个厨子,做饭的时候如果满身溅的都是油点子,这个值得宣扬吗?”

真正的难是心里的难,同类型题材作品,国外已经有成熟的类型片模式了,像大家都看过的《夺宝奇兵》《古墓丽影》《移动迷宫》《饥饿小倌游戏》等,但在国内,大家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之前拍《黄皮子坟》,费振翔看到很多评论抨击说改编不尊重原著,这一度令他困惑,“那段时间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才是好剧了,作为创作者,拍戏是为叶梦熊朝帝了给观众看,不可能自己拍着玩,面对不冷静的评论时,你就得冷静。所以,《黄皮子坟》之后,在改编的方式方法上,我们做了更慎重扎伊根的考虑。”

这次《怒晴湘西》播出后,令费振翔感触颇深,他发现越来越多的雀帝6汉化观众开始懂这类作品了,“他们会截原著的图跟你讨论哪里改编的好,哪里改编的不好,或者说导演你这个处理节奏不对,然后给你讲怎么不对,别人的戏是怎么处理的……我觉得在观众中找到了共鸣,这些给出建设性意见的观众,都是我的师父。

《怒晴湘西》从豆瓣8.5高分开局,已让费振翔收获了意外惊喜,他给自己预设的目标是不低于7分,观众的肯定也给他了信心,“我在这个类型作品的拍摄上,还是个小学生,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空间”。

接下来,费振翔还会继续“盘”《鬼吹灯》,目前正在筹备下一部网剧《龙岭迷窟》。尽管成功后,很多不同类型题材作品都找到他,但费振翔还是把心思放在了《鬼吹灯》上,“不能像狗熊掰棒子,做好一件事不容易,既然做了,就坚持把它做好,把这个类型的作品拍下去,在不断完善中自我修行中航冲击压路机,做到有始有终。”

虽然拍的还是网剧,但费振翔也给出了自己的硬核态mide020度:“我说的网剧不是你们想象的样子,《权力的游戏》《纸牌屋》《绝命毒师》那都叫网剧,哪部拍的都不输电影,别上手就把咱拍东西的姿势丢了!就算十万个人都用手机看,可万一有一个人用大投影看了呢?就为这一个人,也值得!

导演的话有点燃,可不燃的人,又怎么能拍出《怒晴湘西》这样的燃剧呢?

陈玉楼不在的日子,默默期待《龙岭迷窟》吧。


本文由若娱君原创,欢迎关注,一起玩一起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