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台湾驻美“大使”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免除

admin 2019-03-27 阅读:221

本文摘自:香港《亚洲周刊》,作者:王丰。

中心提示:其四、曹文彦密报中指叶氏以英文说,“In America no one whole-heartedly support the govern1961年台湾驻美“大使”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革除ment,1961年台湾驻美“大使”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革除Chang Kai Shek is nobody-a dog!”此一密报为引用此事的真确性,复引述台当局“驻美使馆”文明参事处处长颜絜密告,证明在旁处也听闻叶氏有相似言行。这段叙说恐怕更让蒋怒气冲冲,勃然大怒!堂堂“首脑”,竟被自己最信任的僚属背面辱斥为狗,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五、密报指叶氏常在办公室放言谩骂“国民党是臭的。”并有“深鄙其为人”的华府人士郭鸿声可为之证。

叶公超

已故台当局“总统府”资政叶公超晚年纠缠病榻,曾写《病中琐忆》,文章末段有谓:“患病开刀以来,许多老朋友来探望,我竟不由得落泪。回想这终身,竟觉自己是悲惨剧的主角,一辈子脾气大,吃的也便是这个亏,却改不过来,总不由得要1961年台湾驻美“大使”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革除发脾气。有天做物理医治时遇见张岳公,他讲:‘六十而耳顺,便是凡事要听话。’心中难免死神295慨叹。”叶氏一贯被目为文艺文人、交际奇才;纵论叶公超大起大落的终身,总令人鼓起无限感喟。叶氏引张“六十而耳顺”的诠释自况半生,是否暗赵景强示其横遭贬谪,与以言贾祸、“不听话”有关,颇堪玩味。

话说一九六一年春夏之交,蒙古在苏联大力支持下请求加入联合国,将交给该年十月之胡丽琴联合国大会议程评论。蒋介石忧惧蒙古入联重揭疮疤,又忌惮肯尼迪政府提议“两个中国”,不坚定台当局在联合国座位,蒋氏故而有意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身份,动用否决权堵截蒙古入联之门。令人错愕震动者,值此交际折冲最终紧要关头,蒋介石竟暗示陈诚,连续以两通急电,“两道金牌”,急召叶公超“归国述职”。

蒋介石迅雷不及掩耳急召返台述职,叶氏事前彻底未得任何警讯预兆,意料应系蒋急事召见,叶氏行事历来磊落,但难免仍为蒋急如星火召回,颇费猜忌。他当着几个僚属的面说:“何故(蒙古)交涉案已完毕,美方态度已明,仍要我回‘国’?”在场某位秘书安慰:“我看是‘总统’要你回去为蒙古案向‘立法院’疏通打压一番,还有台北新闻界也是很听你的话的…”叶听了这位秘书的说法,信以为真。

叶氏僚属曹志源过后回忆:“大使…只梁玉嵘演唱的悉数粤曲拎着一个旅行箱、几件衬衫和领带,仓促就道,准备三、五天内返任…。”列传作者施可诰说叶氏脱离“大使馆”时,“双橡园的办公桌都没有拾掇,提起皮包就飞回来了。”又说:“‘总统’召回,‘总统’不召见,到了第三天,只要一个传谕,不用回任所了。”叶公超在“暂时居停的博爱宾馆(警总对面)绕室徘徊,足足三日三夜。”叶氏后两任的“驻美大使”沈剑虹,则说:“一九六一年公超先生回‘国’述职,就未再返任所,他留在‘大使馆’以及双橡园官舍的衣服书本等物,均由他的秘书朋友们替他拾掇转运回‘国’……”

连侧身“交际”业务中心的沈剑虹,也对叶氏飘然沙丁鱼挂机去职莫名所以:“终究出了什么事,有种种推测。有人说他为了蒙古古进入联合国一案将我‘国’的底牌向美方泄漏的,又有人说他与美方人士说话时黑糖群侠传全集优酷批判咱们执政党的,又有人说他开脱了某些权贵的,但终究实情怎么,他人无法知道。”回忆一九五八年八月,叶公超受命为台当局“驻美大使”,到差之前,蒋介石特别约见于桃园角板山宾馆,据悉,蒋殷殷致意,耳提面命,握谈好久。叶氏辞出,蒋介石亲送叶氏到角板山宾馆门口台阶,叶氏鞠躬请蒋留步,蒋仍固执不回,目送叶公超上车,蒋犹挥手致意。蒋介石鲜少亲送部下到门口,依依之情,溢于言表,从这点小地方,足证叶公超“圣眷正隆”。

如日中天的叶公超,恃才傲物,说话习气幽自己一默,也不忘幽蒋宋一默。他在当“交际部长”时,曾说过一段名言:“‘对日和约’商洽时,‘总统’是‘交际部长’,张岳军是‘政务次长’,我自己是‘常务次长’。对美‘交际’商洽‘防护公约’时,‘总统’是‘交际部长’,蒋夫人是‘政务次长’,我自己仍是‘常务次长’。”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叶公超攀爬个人职业生涯高峰,孰知不过十年功夫,竟无端折翼,此不唯是台北官场最大疑团,更是台当局“交际”界一大公案,至今迷雾难解。

却是李朴生在投书《列传文学》写的《关于叶公超被免‘驻美大使’职事》一文,作了适当蛋生王妃威望但仍是本相飘渺的发表。李文指出:“据台北音讯灵通人士说,公超先生之被黜,不是因其报‘部’公函有引述鲁斯克对‘首脑’不敬之句子,而是被某公密告其人说话中有对‘首脑’不敬的口气,致使蒋先生怒形于色,立予革除。”

叶公超突然遭削夺“驻美大使”宝鲁花14号座,“两道金牌”急召回台后,随即改调“行政院政务委员”,旧日大红大紫的“交际”一线战将,忽被急速冷冻打入冷衙门,其况味何止判若云泥。可是,李朴生先生的文小吴钱柜中,并未告知叶氏究竟讲了什么对蒋介石不敬的话,也未言明终究是何人告的密。

但是,台湾大溪档案中一份极秘要的蒋介石档案的解密,却揭露了叶公超悄然去职的部分内情原因。

由这份极秘要档案,再穿插比对陈诚档案,能够印证叶公超遭削官革除,其实是被曾任“驻美大使馆”文明参事曹文彦,从美国隐秘参了一本。为此,蒋介石曾在官邸隐秘接见曹文彦,曹氏胪陈叶公超在美各种“反抗言行”,经查验之后,蒋介石挟怒强逼叶公超“自请辞去职务”。

这份向蒋介石密告的文件,系以毛笔整齐抄写,全文虽仅约六百余字,却是密谍影猎杀报者监督叶公超年余的言行记载。这份呈给蒋介石的密报文件,系以空白信纸书写,信纸上方至今还留有蒋介石随从室机要秘书写的附注:“曹文彦陈述”五字。而密报的起头标明主题为“据曹君1961年台湾驻美“大使”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革除函中所述如下”,蒋介石接阅这份密报文件时,似为避免密报人的名字外泄,蒋介石还特别以他惯用的红铅笔,把“据曹君函中所述如下”这几1961年台湾驻美“大使”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革除个字摃去王媛王雨,亵裤在周围修改为“某君陈述”。

蒋介石在阅览这份密报时,在密报的字句周围,详加圈点眉批,人名的左边标明书名号直线,要点文字部反黑任务榜首部分,更加注双引号,字句周围还画了红圈圈,或许红点点,阐明蒋从前重复阅览这份密报,或许也借着重复阅览的进程,剖析密报者所言是否为真,深思叶公超果真像密报者讲的那么坏。

僚属密报触怒龙颜

曹文彦密报内容能够概括几个要点:其一、叶公超或许借着私底下聊地利,曾谈及蒋介石青年时代于上海经商(炒股票)失利,以及广州嫖妓之事。后叶氏得知陈立夫正在写回忆录,叶遂借机表明,陈立夫该写这两桩丑事。但是要命的是,据密报标示,这段话是“此为立夫面告曹君者”,换言之,假如蒋介石不信叶氏有此恶言,能够找陈立夫查验,更强化密报的可信度。

其二、密报指叶公超在双橡园“大使馆”官邸宴客时,常常于席间仿照蒋介石以宁波口音说话神态,以学蒋介石说话面瘫老公,娱兴嘉宾。蒋先生是多么威仪之人,在“彼于双橡园‘大使馆’官邸宴客时,每效钧座说话,描写乡音”这段字句周围,蒋特意以红铅笔加注圈点及双引号,足证蒋阅览此句时,蒋之心里波涛起伏,怒形于色,不言而谕。

其三、发起投书报端批驳“台独”言辞,本为“大使”之本分,叶氏胆敢语出惊人,道出“我虽非经心支持岛上蒋介石‘政府’”字句,蒋阅之焉有不愠怒者?

其四、曹文彦密报中指叶氏以英文说,“In America no one whole-heartedly support the government,Chang Kai Shek is nobody-a dog!”此一密报为引用此事的真确性,复引述台当局“驻美使馆”文明参事处处长颜絜密告,证明在旁处也听闻叶氏有相似言行。这段叙说恐怕更让蒋怒气冲冲,勃然大怒!堂堂“首脑”,竟被自己最信任的僚属背面辱斥为狗,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五、密报指叶氏常在办公室放言谩骂“国民党是臭的。”并有“深鄙其为人”的华府人士郭鸿声可为之证。

其六、指叶公超每日上班时间仅只四小时,还与经济参事王蓬及“总领事”等人在“大使馆”豪赌,如此放浪1961年台湾驻美“大使”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革除形骸,更犯了蒋介石勤于政务、谨慎日子之大忌。

其七新八唧、为避人耳目,这份密报是曹文彦与“驻美公使”朱抚松,在芝加哥密商后,躲藏于波士顿一家旅馆中完结写作的。

姑不管这份密报是否为压垮骆驼的最终一根稻草,但它至少是蒋介石对叶公超由宠信转为疑忌的重要关键。可从一九六一年十月间,亦即蒙古案甚嚣尘上之际,蒋介石、陈诚、蒋经国、叶公超、沈昌焕等之间的来往秘要函电作一比对,看出叶公超失势的若干蛛丝马迹;虽不能将断简残篇复原事情原委,但至少可略窥这场“宫殿地震”的内情。

一九六一年十月二日十一时,叶氏自华府发了一封密电给“总统府秘书长”。这封电报以及整桩事情的布景,因蒙古准备请求进入联合国的音讯曝光后,蒋介石只怕美国赞同蒙古入联,或许系美国建议“两个中国”的先声,故而坚决对立让蒙古进入联合国,并图以否决了不得的孩子李欣蕊权阻截蒙古于联合国门外。但美国意欲帮忙毛里塔尼亚(Mauritania)等七个非洲国家进入联合国,以壮亲美集团气势,苏联即借机与美国讨价还价,假如美国与台当局不阻挠蒙古入联,苏联也不会动用否决权阻挠七个亲美之非洲国家入联,美国与苏联作好条件交流后,即转而向台当局施压。

蒋介石本来执我的绝色御姐老婆意运用否决权,力阻蒙古入会,此为台当局力抗美国“两个中国”政帝御九荒策的榜首防地,在美国不断施压之下,这榜首道防地失守,乃以抛弃否决蒙古入联,交流美国不提出“两个中国”计划。叶公超即在这来回折冲进程中,成为台当局“交际”阵线的牺牲品。

职是以观,叶公超在蒙古入联事情中,交涉体现当然容有争议之处,他之所欢渡国庆以中箭落马的关键因素,显因蒋介石对那份曹文彦密报,耿耿于怀。值得留心者,曹氏密告其实在一九六一年四月八日就已作好。换言之,蒋介石早在交涉蒙古事情前,就已阅过曹文,为保全全局,一直隐忍愤恨,压抑未发,或许尚待查验密报本相,不宜操之过急。直到十月十日,蒙古事情大致尘埃落定,蒋出人意料急召叶氏回台。如此观之,曹文彦密报,似成蒋整肃叶氏反骨的“虎头铡”。综而言之,曹文彦密报才是叶氏去职的直接主因,蒙古事情不1961年台湾驻美“大使”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革除过一引火线及官样文章的托言。